《大江大河》宋运辉在工作中,越来越显现出自己的才干,这与宋运辉扎实的专业知识储备是分不开的。

德国之行后,宋运辉的眼界更加开阔,又得到程厂长青睐,加入了新设备引进小组,相信宋运辉在事业上的道路会越走越宽。

宋运辉在事业上顺风顺水的同时,宋运辉自身也在发生着变化,最明显的就是宋运辉的情商。

在故事开场的时候,宋运辉是一个执着的有些轴的青年,只会读书,说话办事都不如姐姐圆融。

宋运辉和姐姐考上大学后,因为家庭成分问题被老猢狲举报导致自己的材料不能递交到县里,宋运辉固执的在镇政府一遍又一遍地背《人民日报》里那篇关于高考的社论。

其实这种执着从当时的宋运辉角度来看,也是一种无奈,大环境下决定了宋运辉也没有别的办法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除了执着,年轻的宋运辉还有一份不懂事的焦躁。因为误以为自己上大学没戏了,也因为知道了姐姐为自己放弃了大学名额,宋运辉把火气发在了自己爸爸身上,责备爸爸的身份,责备爸爸的懦弱,险些酿成了大祸。

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学习机会来之太不易,宋运辉在大学里也是只知道读书,并不屑于参加学校里的其他活动,最后能被三叔说动学打篮球也是很大进步了,只是打篮球也是独自一人,并不会配合。

进入金州厂后,一开始宋运辉就被认为是水书记的人,后来阴差阳错间宋运辉真的和水书记成为了“忘年交”,可是宋运辉仍然很介意别人说他是水书记的人,这时候的宋运辉还是保持着知识分子的骄傲的。

也正是因为这份知识分子的清高,宋运辉也有些不屑于参与人际关系间的是非。

起初宋运辉是不善于与同事沟通,宋运辉检查设备想从设备维护方面入手提高生产效率,虽然初衷是好的,但是宋运辉却没有想到这样突然给修理班增加工作量会引起同事不满。

而并不善于沟通的宋运辉也没有照顾到同事的情绪,如果不是大寻出来帮宋运辉说话,估计同事和宋运辉的关系会紧张一阵子。

在同办公室的同事不配合自己工作的时候,宋运辉也是不善于交流,或者说是不屑于处理人际关系,也并不觉得自己需要同事的协助,对同事不屑一顾的后果就是招来了同事更大的埋怨。

幸好宋运辉得到了水书记的指点,又听取了姐姐的意见,也意识到了自己应该要改变自己做事的方法。

从协助水书记反对FRC技术引进,到知道大寻被抓的时候,宋运辉都表现的很冲动。

在青年代表大会上执意要说自己反对领导的决策,在大寻被抓之后不顾影响跑到派出所了解情况。

这时候的宋运辉虽然有情有义有想法,但是在面对自己热爱的专业,自己在乎的朋友时,还是不够沉稳,就像徐书记让雷东宝带的话一样,这时候的宋运辉还没有学会“迂回”。

但是宋运辉始终也是在成长的。

宋运辉不在回避他和水书记的关系,也不避讳刘总工对自己的欣赏,能够坦然的向水书记说出应该再次启用刘总工的想法。

面对虞山卿,宋运辉也能客观的看待自己与虞山卿的关系,虽然仍然不屑于虞山卿为人处世的圆滑,但是面对虞山卿已经比较自在,轻松地看待虞山卿对自己的讨好,轻松地对待虞山卿钻营的态度。

现在的宋运辉已经初现一个管理者应有的姿态,变得自信、睿智,也开始试着去处理工作中的人际关系,开始从管理者的角度去思考怎样让工作变得更好。

对于宋运辉,对于金州厂,宋运辉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以后会有更复杂的环境在等着宋运辉,而那时宋运辉又会有怎样的成长呢?

首页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