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权听出了甘宁的话中之话,知道他们无非就是认为自己有些胡闹了。整个蜀国都认为孙权还是西蜀行宫的时候,孙权已经悄无声息的北上了,带来了数万骑兵,带来了吕布孙策这些超级猛将。这一次孙权的亲自北上,就是揭开北伐曹魏的开端。如今吴军之中最精锐的七个师,一共八万之数的骑兵已经齐聚于汉中,在等待着最后一道东风的到来,便能破阳平,入关中,直取雒阳城。

“无需多礼!”孙权盘坐营帐之首,身穿玄武战甲,身披朱雀披风,神色凝重:“朕北上而来的意图尔等清楚,阳平关的兵力摸清楚没有?”“禀报陛下,如今阳平关之中的魏军守将是曹休,魏军的护中军和张鲁的汉中军加起来,约莫四万兵马,不过他们最近从陈仓调来五千精锐,增强了防御,好像对我们有些警惕起来!”甘宁站出一步,禀报说道。“曹休?曹家千里驹?”孙权闻言,冷冷一笑:“此人听说能耐不错,不过他忽然之间增强了阳平关的防御,难道他知道朕的意图?”这不应该啊!他打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如果曹魏早有准备,他还打个屁,直接收兵得了。“陛下,末将认为不可能,毕竟这一次北伐曹魏,陛下乃是心血来潮。突然起意,连我们接到消息都难以置信,他们怎么可能猜到?”甘宁摇头否认。

“那是为什么?”“陛下,末将认为。可能是甘宁将军之前的进攻给魏军的压力太大了,所以曹休这时候增强兵力和防御戒心!”赵云站出来,说道。“兴霸,这个曹休的能力如何?”孙权想了想,看着甘宁问道。“不错!”甘宁心中衡量了一番。才说道:“我们之间也算交手好几次,他用兵很稳重,虽然年轻,但是绝对不能小看,要是我们倾十万大军去猛攻阳平关,一个月之内肯定没有结果,而且我们肯定伤亡惨重!”“呵呵,朕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孙权闻言,听出了甘宁的话中之话,目光扫过几人。知道他们如今的心思,无非就是认为自己有些胡闹了,他继续说道:“你放心,朕不会强攻的,这种伤亡朕不会承受,朕自有办法破关而入,尔等要做的就是破关之后,长驱直入!”

“陛下,我能稳稳,是什么方法能破关吗?”赵云还是担心。“等到朕的攻城利器来了之后。朕告诉你们!”孙权淡然一笑。“诺!”众将虽然摸不透孙权的意图,但是他们对于孙权的信任让他们按捺住了心中的疑惑。如今孙权可不是当初那个刚刚登上王位的孙权,无论是大吴变法,还是如今的吴军西征。都给他树立了不可挑衅的威信。“甘宁!”孙权站起来,开始点将。“末将在!”“你你这些天继续加强对于阳平关的压制,记住,你只要你压着他们便可,万万不可让他们感觉到我们如今的异常,但是也不用强攻上去。白白浪费我们儿郎性命,只要再等数日,朕亲自破关而入!”孙权知道,国内的轰天雷已经在路上了,要是顺利,三天之内,可抵达汉中。到时候便可破关而入。

“诺!”甘宁点头,领命而出,带着自己的亲兵将士迅速的离开了南郑城,立刻北上阳平关。“薛州!”孙权目光看着这个大海贼出身的海军大将。“末将在!”薛州走出。“这一次北伐,子龙和兴霸都随我北上,而汉中郡朕便暂时交给你,内阁那边已经下文,征召你为汉中太守,而且军机处已经同意,保留你的军衔,但是你手上的兵权要交出来!”孙权说道:“蒋钦将会接替你海军之中的职务,你们要交接好!”“是!”薛州对于这道命令倒是没有什么意外。在这之前,内阁已经派人和他沟通好了,他从军方退出来,进入内阁也没有太大的抵触。“薛州,你乃是朕掌控海军的元老大将,海军如果没有你的支持,也不会有今天的甲天下之风光,在这时候让你对于离开海军,莫可有不甘心?”孙权和声的问道:“朕想要听真心话!”

“陛下,末将虽然征战杀伐多年,但是打从心底不愿意从军,当年不过是逼不得已,我一直想要看到天下太平,再无征战,百姓安稳,如今我的年岁老去,对于战场已是力不从心,能为百姓做父母之官,打从心底愿意!”薛州真诚说道。他如今的年纪已经不小了,这些年在水上行军都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做了半辈子海贼,打了一辈子战役,这时候捞到一个将军的军衔,进入内阁,日后想要等阁臣之位也大有希望,倒是一个不错了选择。“你能这么想很好!”孙权满意的点点头:“汉中郡不归巴蜀总督府管理,你不仅仅是汉中太守,还是汉中督军,有监督汉中将士的权利!”“谢陛下器重!”“朕看好你!”孙权微笑的道:“下去吧!”

“诺!”薛州离开大营之后,立刻返回汉水之上的海军军营,召集众将,开始处理手中的事情,然后不啊兵权交给副将蒋钦。“子龙,坐!”打发了两人之后,孙权的神色变得柔和起来了,甘宁和薛州两人是不能和赵子龙在他心中的地位相比。他和赵子龙之间的情义,那是从寿春城里面生死与共打出来的。当年赵子龙在寿春城一战之中去而返之,他记一辈子。“这汉中战役你打了不错,就是当初太冒险了一点!”孙权说道。“都是张郃逼出来的!”赵云有些苦笑:“可惜鞠义在荆州没有留下他,此人日后必然成为我们大吴的一个心腹大患!”“无碍!”孙权自信的道:“大势之下。一两个人才翻不了天,如今的局面是吴强魏弱,大吴一统天下已经是大势所趋!”“陛下此战真的有信心?”

“有!”孙权斩钉截铁的说道。“那你也不用自己亲自去,无论吕布,孙策。或者我都能领兵,你亲自北上,太危险了!”赵云担心的说道。“曹孟德此人,朕必须亲自拿下!”孙权淡淡的道:“有尔等在,朕无论在哪里,都是安全的!”赵云看了看孙权的面容,他很了解孙权,所以也清楚他的性格,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说说武都之战吧!”孙权换了一个话题。说道:“这一战你好像有点失利了,让魏军拿下武都,就等于把凉州拱手相让!”“陛下,末将未能留下张任,请陛下责罚!”赵云闻言,面对孙权却有些羞愧。“你这位师兄的能力如何?”孙权来兴趣了。

“如果轮沙场交锋,他不如我,但是如果轮排兵布阵,我不如他!”赵云沉吟片刻,才说道:“并非微臣自谦。微臣自认为能力不错,但是在综合能力之上,也许还真的比不上他,在我心中。他和张辽一样可怕!”“此言当真?”孙权已经高看了张任,但是从赵云的口中,他好像还是有些小看了张任。“末将不敢夸大其说,我和他交战之下,已经落于下风,若非臣武艺不错。恐怕就让他留下了!”赵云沉声的说道:“可惜,当初我们不能在白帝城就留下他,不让也不会让他得逞!”“算了!”孙权一听,有些意兴阑珊:“现在他已经成为了我们敌人,说什么都有些晚了,朕倒不是忌惮他,只是有些担心你,你们毕竟是师兄弟,对战沙场没事吧,要不朕调遣其他人对付他?”

“陛下,自古忠义两难,我们如今不过是各为其主,他日沙场之上,尽全力斩杀他便是,无需避讳!”赵云斩钉截铁的道。“你还真是一个死心眼!”孙权撇撇嘴,目光看着一本正经的赵云,神色变得有些玩味的起来:“对了,朕还听说一事,你千里奔袭下辩城,以数千兵马在万军之中强闯而过,救回来了一个美娇娘?”“陛下,末将并非徇私,只是此人对我们日后攻取凉州会有大作用!”赵云心一慌,强行镇定下来,禀报道。

首页社会